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凯兴动态 > 公司新闻 >
聆听清泉,展望美好——我们对中国经济的几点看法
日期:2017-04-11    浏览次数:

 
凯兴资本

作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参与者,凯兴资本的主要工作有三点:

1、信息处理;2、风险管理;3、资源配置;

也就是搜集和整理市场上各种各样的一手信息,通过加工和处理提炼出有意义有价值的内容,将资金导入到最有效率和发展最快的的地方,以严格的风控管理手段和措施,实现价值的最大化,并从“低买高卖”中获取利润。所以整个市场的情况和表现也就成为了我们关心的重点。

 

大环境“稳定+友好”

刚刚履新齐鲁证券的李迅雷老师分析过,影响市场(他讲的是股市)的因素很多,包括经济基本面、政治和政策因素以及投资者风险偏好的变化,即所谓的人性。这里面,人性变化最复杂,一定程度上来讲,投资者风险偏好可能还是前两个因素的因变量,它是随经济和政治因素变化而变化的。

 

我们认为从感观上政治和政策层面整体态势是稳定的、缓和的,不论是十一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还是二胎政策的落实,以及一些民众普遍关注的,特别是经济界密切关注的案件的处理,都能感觉“友好”的信号。

 

回到基本面,经济情况现在怎样呢?其实,媒体和一些经济学家始终存在对中国经济增长数量和结构上的质疑,甚至对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充满了不信任,主要的论调综合起来有三个方面:

1、房地产市场泡沫巨大,随时可能崩盘;

2、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不可持续;

3、过剩产能非常严重。

三个因素相互影响,风险暴露后随时可能引发经济危机。特别是刚刚结束的一周,12月15日国内股、债、汇“三杀”,叠加国内资本外流的现象,更加深化了对经济基本面的悲观情绪。而这些问题是否确实会爆发或者恶化呢?我们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供大家探讨。

 

关于房地产泡沫

我们认为房地产未必存在即将破裂的泡沫问题!

 

2016年年初以来,“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房价和交易量轮番暴涨,以杭州、厦门等为代表的二线城市,甚至一些省会以下的有产业基础和持续人口流入的三线城市,房地产市场都表现出量价齐升的态势。10月份以后,各地密集出台了一系列的调控措施,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房地产也明确表示:

“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综合运用金融、土地、财税、投资、立法等手段,加快研究建立符合国情、适应市场规律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既抑制房地产泡沫,又防止出现大起大落”。

从政策层面可以看出,房地产再出现完全不受控制的上涨已经不具备条件。但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1-11月份,商品房销售面积135,829万㎡,商品房销售额102,503亿元,销售金额和面积都创出了历史新高。我们不去评论这个历史记录的问题,单从消化库存的角度来看,这个交易量对房地产库存的影响,特别是一、二线城市的库存的影响是不是显著呢?

35城市分线商品房去库存周期(6个月移动平均)
 

 


2016年1-11月,全国房屋新开工面积151,303万㎡,增长7.6%,房屋竣工面积77,037万㎡,增长6.4%,商品房销售面积135,829万㎡,同比增长24.3%11月末,商品房待售面积69,095万㎡,比10月末减少427万㎡。按目前的销售速度和待售面积来看,去库存时间小于一年,算上新开工的补库存,去化时间不到两年。另外,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购置面积19,046万㎡,同比下降4.3%。从数据统计可以看出,一方面在年初以来的持续量价配合情形下,房地产库存的快速消化,另一方面,房地产企业并没有大规模的增加投资,补充库存。

 

然后,我们来看三四线城市的情况;

 

重点城市去库存周期(6个月平均)
 

结论: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价量在过去的5年以来持续萎缩,开发商增加投资和补充库存的意愿极低,经过多年的缓慢去库存过程,从边际角度看,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并没有显著恶化。

 

关于“地方政府债务 ”

我们认为地方政府债务并不会出现系统性危机!

 

地方政府债务问题讨论由来已久,质疑声音最大的应该是2008年以来政府“四万亿”刺激计划造成的庞大的债务存量,还有为保持这个债务不断累积新债务的情况。

 

2013年12月,审计署公告《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截止20136月底,全国各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206,988.65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9,256.49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66,504.56亿元。在审计结果的基础上,2014年国发【201443号文:《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201611月财政部出台《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政府在处理债务问题上整体思路非常清晰,摸清存量,规范新增,置换高息短期债务,完善配套制度和应急处理方案。20153月、6月、8月总共发行置换债券3.2万亿,2016年预计完成发行置换债券5万亿,2017年置换债券的发行工作还会继续。所以,我们判断地方政府性债务问题已经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并不会出现系统性危机。

 

关于“过剩产能”

我们认为民营资本产能过剩基本不存在!

 

过剩产能一直以来是制约中国经济复苏的主要因素。过剩的概念一定是从供求关系角度理解,供求关系的集中体现就是价格,PPI从2012年转为负值以来,持续下跌,直到2016年年初开始反弹,经过近一年的上涨,刚刚浮上水面。说明的问题就是,2012年以来我国的工业体系确实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直接导致了工业企业的经营业绩下降,也压制了新增投资的增长和效率,而且影响了金融机构的资产质量,可以说是我国经济结构性问题核心体现。
 


 

PPI从年初以来的持续上涨,是不是就能说供需失衡问题得到缓解呢?很多人不这么认为,主流的认识有两种观点:

1、价格上涨主要是货币因素导致的,简单讲就是钱太多了,所以价格涨上去了;

2、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行政性的限制造成局部产品的价格上涨。

这两种观点都有一定道理,但都不能完全解释PPI指数5年来的首次转正。

 

首先,我国货币政策发送并不是2016年开始的,而且降息降准最频繁的20142015年指数还是在持续下滑的,反倒货币不怎么宽松的2016年指数开始上涨和转正,我们就不能简单的把两者归结为因果关系;

 

其次,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判断,也存在片面认识的问题。海通证券荀玉根分析到,2015年底以来,从上游能源到下游农产品,商品价格出现普遍上涨,而不仅仅局限于供给侧改革展开的行业。供给侧改革侧重的钢铁、煤炭对应品种涨幅较大,如焦煤、焦炭上涨2倍;铁矿石涨1倍;螺纹钢、动力煤涨75%;然而部分有色产品、化工、农产品等领域并没有供给侧改革的明显推动,商品价格涨幅也相当可观:橡胶涨78%PVC73%,锌涨71%。如果说供给侧改革推动了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那么非供给侧改革领域(如化工)价格涨幅理论上不会这么大,所以说供给改善的力量并非之来源于供给侧改革。

 

所以,我们认为,在微观层面,从2012年以来价格持续下跌的环境下,去产能在各个行业已经发生,特别是民营资本密集的行业。大家其实回想下最近几年听到和观察到的沿海工厂关门的新闻,老板跑路的消息,还有企业家移民潮等等,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去产能微观案例。

 

我们的结论

对以上三个问题的讨论,我们会得出一个稍微积极的结论,那就是经济基本面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在边际上不会变得更坏啦,甚至在一些地方在逐渐好转。

 

提前布局,领跑行业

我们可以站在冰河上,认真倾听隆冬过后冰面发出轻微的融化的声音。回到凯兴所从事的投资管理事业上,我们已经在积极布局配置体育、教育等行业,我们投资逻辑简单概括就是把资源配置到这个星球上最具活力和动力的经济体,覆盖最具成长性和稳定增长的行业,在普遍繁荣预期改善之前下手,在市场和人性充分展现出贪婪和欲望的本性时兑现。

上一篇:凯兴资本领投巨石达阵A轮融资,战略布局高端体育培训

下一篇:寻找不确定中的确定

备案号:京ICP备2021002469号 Copyright © 2015-2021 kaixingcapital.com 版权所有